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10-27 09:09:50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迷失在一六二九
  4. 一 初到贵境

一 初到贵境

更新于:2020-07-21 18:42:29 字数:7330

字体: 字号:

蓝天,白云,金沙滩……

很美的景象……

这是庞雨睁开眼睛时的第一感觉。

不过接下来,他就感到全身上下无一不痛,昨晚那场可怕的暴风雨,雷电,脚下猛烈的颠簸,那道莫名诡异的蓝色闪光……以及最后那一下突然而巨大的冲撞,一一浮现在记忆中。

自己最后好像是被抛出了甲板,落水之后拼命扑腾。自己不太会游泳,黑灯瞎火的掉海里居然没被淹死,实在是不幸中之大幸了。庞雨心有余悸的摸摸脑袋,顺便活动了一下手脚,确信没骨折,但肌肉似乎严重拉伤——当他试图站起来时,大腿上剧烈的痛楚迫使他放弃这一努力。

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动动脑袋四下看看,看看能不能寻求到帮助,不过出乎意料,沙滩上竟然很“干净”,并没有通常海难之后铺天盖地的漂流残骸,这还不算,整整一大片沙滩,除了一些浮木海藻,居然连随处可见的饮料瓶塑料袋等废弃垃圾都不见。

“靠,海南岛那么多海水浴场,居然都还没这片野地干净……”

庞雨心里刚刚转过这个念头,就听到背后一侧忽然传来惊喜地叫声:

“啊,这边还有个幸存者!”

随着一阵脚步声,一个阴影遮挡住庞雨头上天空,接着庞雨又听到那颇有点古怪的口音:

“嘿,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一张笑眯眯的面容出现在庞雨面前,褐发,蓝眼,是个老外,不过中文倒说的挺顺溜,除去所有外国人都免不了的一点点走音,就是很标准的普通话了。

“还好,就是大腿肌肉伤了,站不起来。”

庞雨苦笑着说,在船上的时候他见过这老外,那将近一米九零的大个头在船上绝对鹤立鸡群。和自己一样,好像也是个独自来海南岛旅游的背包客,中文说得极好,人也很热情,很开朗。庞雨甚至隐约听他说起过自己的名字,好像是叫……杰克?

“啊,那不要动,我找人来抬你回去。”

老外拍拍庞雨的脊背以示安慰后便要离去,庞雨立刻拉住他:

“不用,就是一条腿伤了,你扶一下让我站起来就行。”

但老外马上很严肃的把他重新按倒:

“不要乱动,肌肉拉伤可轻可重,严重时可能导致残疾的。我是医生,听我的没错,安心等待救援。”

“谢谢啦,您是叫杰克……先生吧?我叫庞雨。”

“没错,呵呵,就叫我杰克好了。很高兴遇到你,庞。”

大个儿老外跑得很快,跑开后不久便扛着一副担架,和另一个小伙子返回来了,看来他确实是医生,指挥抬人的动作很专业。两个人把庞雨转移到担架上,抬着他开始往回走。

“我们去哪儿?医院?救护车不能开过来么?”

庞雨随口询问,他心里并不怎么紧张,虽然遇到海难事故,不过既然已经上岸并且得到了援救,也就无非是这趟旅游中一个小插曲罢了,甚至可以说挺有趣的。旅游什么时候都可以,海难可不是想遇上就遇上的……就是可惜了那台跟随自己多年的数码相机,以及新买不久的索尼新款太阳能手提。

然而杰克的回答却让庞雨吃了一惊:

“回船上,我的急救箱在那边,可以给你简单包扎一下。”

“啊?我们的船还在啊?”

庞雨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口气好像有点不对头,自己可不是希望船沉掉,好在旁边人都没计较,碰上这种事情,谁都不可能完全保持正常。

“好消息:我们的船还在,而且没怎么损坏。坏消息:它冲到沙滩上了,现在搁浅着呢。”

在后面抬担架戴眼镜的那个小伙儿笑着说道,看起来也不怎么紧张。大家都是二三十岁的都市青年,心理素质好着呢,碰上这种事情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而是觉得好玩。

庞雨没说话,伸手摸摸口袋,手机还在,塑料袋包好的,也没受潮。他摸出手机想要拨110求助,但后面那小伙儿却哈哈一笑:

“没用的,这地方根本没信号,我们一船人从昨晚拨到现在,一格信号都没有。”

无论庞雨相不相信这话,他都很自然的继续摸出手机看了看,果然,电量格满,信号格却为零,他不死心的从110到119统统拨打一遍,没一个能拨出去的。

“日,什么鬼地方,连我这台全球通都没用了,以前在四姑娘山上都能用的。”

听到庞雨喃喃抱怨,后面眼镜男哈哈一笑:

“别说全球通了,船上求救电台呼叫了一上午都没回音呢,连SOS都发过了,他们说这里竟然没有任何电磁信号。”

“怎么可能,现在地球上还有没电磁信号的地方……”

庞雨忽然感觉有点不大对头,其实自从刚才苏醒过来起,这种感觉就一直跟随着他,他四处张望,终于明白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一切都太自然了,这片沙滩,内陆的丛林……太自然了,来海南岛旅游一周,岛上著名景点基本游遍,却从没见到过像这样完全没有人工痕迹的地方,就算是电影布景也不可能做到!

“你也发现了啊?”

后面眼镜男挺细心的,居然能看出他的疑惑。

“我也是不久前才注意到,这里很有点古怪呢,环境保护的太好了!”

“是啊,完全没有污染,没有人工建筑,没有噪音,海水也清澈的不象话……我们该不是穿越了吧?”

眼镜男一愣,随即弯下腰狂笑,差点没把担架给扔了。

“穿越,好想法,可能哦,这是异界还是古代?不过穿越从来都是一个人吧,咱们这么一群,说不定是无限类啊,嘎嘎……”

“哈哈,你也看这类小说啊。”

“嗯,没事的时候看。”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

“…………”

两人愉快交谈起来,毕竟都是年轻人,很有共同语言的,话题很快转移到其他方面,虽然嘴上说这地方有点古怪,但谁都没真正放在心上。

毕竟,这是在现实世界,不是么?

绕过一处海角,庞雨终于看到那艘大难不死的“琼海207”号,这是一条客货两用船,在海轮中载重量不算太大,不过三千多吨。船上有客舱,但平时还以货运为主。如果是正规旅游团肯定不会坐这种船,但背包自助旅游者和熟悉情况的散客们却很喜欢,因为便宜,而且方便。

不过这时候,这条船却几乎完全冲上了岸,大半个船底都暴露出来,船底深深陷在沙滩淤泥中,倾斜的很是厉害。船上船下都有不少人在漫无目地的溜达,其中大多数仍在做一个动作——打电话。

杰克和眼镜男把庞雨放到附近沙地上,大个儿很灵活的爬上船舷,一会儿工夫便拿着药箱返回来,涂抹了整整一管外敷药膏之后,又用绷带仔细把伤处包裹起来。

庞雨苦笑,其实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平时也不是没碰到过,自己按摩一下也就糊弄过去了。不过人家老外医生这么认真,他也不好意思说拒绝。

杰克医生的人缘还真不错,没一会儿又有人过来求助,老外很乐意的又跑去帮忙了,临走时还不忘嘱咐庞雨耐心等待救护车,并留下眼镜照看庞雨。

两人互通了姓名,眼镜的名字叫吴南海,自称是来做毕业调查的,庞雨也没细问,他们的注意力被另一群人吸引住了。

很明显,那也是一群背包旅游者,都很年轻,身穿统一的帆布迷彩,大约同属于某个驴友俱乐部。说起来这艘船上背包客还真不少——“琼海207”号轮的开航时间正好和普通客船航班错开,虽然是运货船,船上客舱的条件却也不错,很干净,在背包客圈子里有点小名气,不少驴友都是慕名而来。

此时那些人围坐在一起,一个黑脸膛高个子正指手画脚的说着什么,眉头紧紧皱起,表情十分严肃。

“我们去看看。”

在庞雨的坚持下,吴南海扶着他一起走过去。那些小伙子都很友善,见庞雨行动不方便立即有人上来帮忙,扶着他一同在旁边坐下,大家互相点点头,便继续听那黑大个儿说话。

“……很不正常,真得很不正常。从地图上看这里应该就是红牌港,船上雷达显示的地形也和地图吻合,但领航员就是找不到港口。”

黑大个儿面前铺放着一张海南岛的大比例地图,手指头在最北段某个点上指指戳戳。

“就是这里,我以前还来过几次红牌,但现在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些标志物了。”

“船长怎么说?”

庞雨忍不住插话,黑大个儿转头看了他一眼,黑着脸摇摇头:

“一直没找到船长。”

不等庞雨提问,他又主动继续下去:

“不仅仅是船长,207号上的额定船员应该是十五个人,这条船我坐过好多次了,基本上都认识,昨天上船的时候还跟他们聊过。可今天早晨爬起来以后发现就剩下三个:领航员,机修工,还有厨师李师傅。”

“他们自己跑了?”

庞雨本能的猜测,但黑大个儿立刻摇头:

“不可能,他们不是这种人,而且四条救生艇都在,领航员小黄更是船长的亲儿子。”

“那难道……昨晚都被刮下海了?”

庞雨有点吞吞吐吐,对海员做这种猜测可是太不礼貌了,但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

黑大个儿没说话,脸色却变得非常难看,显然庞雨的猜测和他不谋而合。

“船上这么多人,怎么偏偏光把船员都刮下去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旁边一小个儿男孩提出疑问,黑大个儿神情凝重地摇摇头:

“不,不单单是船员,旅客也失踪了好几个。我问了下,昨晚出舱上甲板去看情况的旅客,一个都没回来……”

“是昨晚那道蓝光之后吗?”

一直没开口的眼镜吴南海突然问道,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为之一变!

昨天半夜,正是风浪最大的时候,整艘船突然被一道奇怪的蓝光照射一遍。当时情形甚是诡异:船体从前至后依次被一道蓝色亮光“过”了一遍,完全不透明的船体材料,甚至包括人体本身都在发出蓝光,就好像穿过一道光圈。当时很多人都出舱去查看情况,然后就没回来。

“啊,怎么会,就这样失踪了?”庞雨失声说道,“我也上去了呢。”

“哦?发现什么没有?”

黑大个儿立即追问,庞雨仔细回想半天,依然摇头:

“我上去之前用塑料袋包裹手机,耽搁了一会儿工夫,到甲板上的时候一个人都没看到,后来船只剧烈晃动,被颠下海了。”

“一个人都没有?”

黑大个儿立即追问,脸色分外凝重。

“是,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当时还奇怪怎么没人出来看热闹,以为就我一个人看见发光了。可先前又明明听到有人上甲板。”

庞雨非常肯定地回答,他素来很注重这些小细节,当时心里就疑惑,但还没来得及多考虑就下了海,自然什么都顾不上了。

大家互相看看,彼此迷惑的摇摇头:如果真是被风浪刮下海,那连庞雨这样的旱鸭子都能挣扎上岸,那些老海员难道连一个人都游不上来?就算是最坏情况,尸体总要冲个一两具上来吧?

黑大个儿应该是这一群人的领队,年龄也颇大,看起来很是冷静。

“没关系,想不出来先不想,现在首先是要寻求救援。我虽然认不出这边具体的位置,但大体地形地貌不会错的,我们肯定还在琼州海峡这边,海南岛的北端。从这里往南走有临高,澄迈几个县,我们已经有兄弟往内陆去找人,很快就会有救援的。”

他拍了拍庞雨的肩膀安慰道,后者点头表示感谢。人总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虽然庞雨早已习惯了独自旅游,但在一群同伴当中,还是感到安心许多。

安下心来,庞雨又按照老习惯,开始观察周围。船上的人陆陆续续都下来了,船舱里面也许更舒服些,但在严重倾斜的船上行动毕竟不方便。大家都很平静,有些认识的人还彼此开着玩笑。不过总体气氛比较严肃,因为很多人都听说了船员失踪的事情,而且登陆那么长时间都不见一个当地人,就算再迟钝的人也会感到奇怪。

太阳渐渐的强烈起来,看看时间接近中午了。旅客们纷纷开始为填饱肚子忙碌起来,“琼海207”号轮原本的航程是从海南到广州,昨天刚开船,船上食材和乘客们自带的干粮都还充足,不过这时候船上厨房肯定是没法用了,大家只好各显神通,自己解决问题。

那个热情而好心的老外杰克又开始到处忙碌,给大家分发瓶装水和袋装面包,还专门来看望了庞雨的伤势,并再次安慰他救护车很快会来。庞雨开玩笑说他就好像美剧《迷失》里面那位杰克医生,后者听了哈哈大笑:

“好啊,我可是马修·福克斯的影迷。咱们也正好落在一座岛上了。”

见庞雨似乎听不懂他的幽默,这老外又眨眨眼睛:

“只不过这座岛上足足有七百五十万人!呵呵,我来之前专门查过资料的。”

庞雨哑然失笑,这老外还真有趣。

大多数人都在啃干粮,不过也有例外的,毕竟这里有不少独行侠——庞雨就见到一位哥们儿比较牛:别人都无所事事的时候他已经快手快脚在沙滩上背风处搭了个小帐篷,然后便找了个小水洼开始钓鱼。这种地方本来不可能有什么鱼的,然而当大家都在啃干粮的时候,这家伙竟然已经在用酒精锅烧开水,煮了一锅热气腾腾的海鱼汤!

香喷喷的鱼汤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然后很快就有人发现:在海滩礁石缝隙处,居然还真有不少鱼虾之类,岩石上的贝壳也很多。大家立刻兴奋起来,嬉笑着开始准备野餐,就连庞雨也禁不住心动,他自己的旅行包里也有一口小锅,用固体酒精作为燃料,只可惜现在行动还不灵活,没办法捕鱼。

黑大个儿这个团队里显然也都是野营老手,很快便有人同样拿出了野营专用灶具,另外分配人手去钓鱼摸贝,一切都井井有条。集体的力量远超个人,不久之后,这片沙滩上便处处充满烤鱼片和贝壳鲜汤的香味。大概是受刚才老外杰克的举动所刺激,鱼汤做好之后那些背包客们很热情的邀请大家都去尝尝味道,沙滩上顿时热闹起来。

吃饱喝足,几根香烟一递,彼此间气氛立刻融洽起来。大多数人都坐到了一起,说起来也算是难友了,交流介绍一番免不了。

解席——也就是黑大个儿,山东莱阳人,出身于军人世家。本人也有过两年参军历史,现在南方某公司担任营销经理,业余爱好就是军事和旅游。这个团队的组成人员都是在网络上兴趣相投的军友,解席由于年龄最大,社会经验丰富而被选为领队。

“对了,老庞,你注意到了吗?在我们船上还有两个军人,携枪的!”

解席一边说一边回头注视那条“琼海207”号轮,脸上显出很羡慕的表情。庞雨则被吓了一跳:

“啊,没看到啊?真枪?”

“真的,五六半自动,以前在部队玩熟了,肯定不是仿货。”

“那怎么一直没见人出来?难道也出事了?”

“他们昨天很早就上船,然后就待在后面货舱,一直没出过门,好像是押送什么重要物品。早晨我特地去问过了,那两个人都在,但仍然不愿离开货舱,我也不好多问。”

“嗯,他们肯定有保密纪律的。”

话虽如此,庞雨心里却又安定不少。这里大都是些小白领,平日里说起来对当兵的都不怎么看得起,但眼下这种情况,听到有两位人民子弟兵在,心理上终究是有个依靠的,更何况还带有武器。

一边和解席聊天,庞雨一边仍在东张西望,大多数人这时候都聚集到一起来了,但也有少数几个例外:

一对老夫妻——不知道他们怎么会选中这趟船的,这时候正亲密依偎在一起,老两口儿共同分享一块面包,轮流喝一碗汤一瓶水,充满了温馨和睦的味道。大家都自觉避开他们周围,尽量不去打搅他们。

而另外一边则单独坐着一位小姐,一身精致职业套装,全身上下,连同肩上挎包和手中拖着的大号旅行箱都是名牌。手中拿着一块小手绢,百无聊赖的一边扇一边自顾自玩手机,也不跟旁边人说话。庞雨也算出过几趟国,纽约巴黎都跑过,不算土包子了,但也只能勉强辨认出那位小姐的手袋是HERMES,旅行箱是LV,其它就一窍不通。

说实话,先前就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她了——确实是个美女,走在街上绝对让人眼前一亮那种。刚才就有人给她送鱼汤想借机搭讪,不过很可惜,那位小姐虽然没拒绝,也表示了谢意,但彬彬有礼的语气中自然而然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鱼汤当然也一口没动,就吃了几块自己携带的小饼干。

解席显然对船上所有人都下过一番功夫,就算是对这个冰山美人他居然也能找到资料:

“那美女啊,昨晚跟个男人一起上船的。估计是跟男朋友一起玩自驾,那男的绝对牛逼,开上来一辆悍马,就固定在后甲板上。可惜他今天早晨也失踪了。”

庞雨点点头,倒有些同情她了。这位小姐显然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只是被男朋友拖进来而已,但却又忽然遇到这种情况,本能之下,自然会作出冷漠姿态来进行自我保护。

不过也没啥,最多到晚上吧,等救护人员到来,回到社会之后她就又将回到自己的生活圈子里去,以后想必也不会再和这里的人发生什么交集……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然看到内陆那边树林里草木大动,一个人影窜出来。

那人穿着和解席他们一样的仿军用迷彩,个头也很高,身材壮硕,但此刻却是满脸惊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脸上被树枝划破多处都毫无所觉。这时候解席他们早就迎上去,隔着老远就大声询问:

“怎么样,老马,找到人没有?”

被称为老马的年轻人则跌跌撞撞,跑到近前时甚至摔了一跤,但他来不及爬起就抬头大喊:

“他妈的,见鬼了,我不知道我们到了什么鬼地方!”

解席跑到他面前把他扶起来,皱眉问道:

“怎么,没找到人?”

老马大口喘气,摇头:

“不,找到了,但全是古代人!穿着古代的衣服,留着长头发,说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懂,我说话他们也不懂。”

旁边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庞雨和后面跟上来的吴南海对望一眼,两人都感到自己心脏狂跳。

“开头,我还以为闯进影视城了,但那些人绝对不象演戏,也演不出来。后来我一直往南边走,找到一座小镇子,外面有城墙,都是土砌的,比我们前几天参观过的昌化古城看上去还老。城门口还有卫兵,拿个破长矛,但都是真人。我过去想问问路,但还是互相听不懂,而且他们居然要抓我!被我推dao两个跑了。”

…………

一片寂静,没有人开口,大家都呆住了。很明显,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而且谁也没这方面的经验(当然不可能有),所以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后,还是庞雨最先反应过来,相对于别人,他总算还有一点思想准备——只是非常非常小的一点点,或者说更应该属于胡思乱想。所以,他提出一个问题:

“那些人穿什么衣服,头上有没有梳辫子?”

老马下意识的摇头:

“没有,都很破烂,看不出朝代,不过都没辫子……嗯,应该不是清朝。”

“门口士兵呢?军服总应该有式样吧?”

旁边吴眼镜也忍不住提问,但老马依然摇头:

“非常破烂,实在看不出来,也没头盔,要不是手里拿根长矛根本就不象兵。哦,对了……”

老马拉开衣服拉练,从怀里摸出一张纸卷。

“我在城门口看见贴着一张告示,上面的字好像还认得,逃跑时顺手扯下来了,大家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线索。”

这张约有半幅报纸大小,早已发黄的脏兮兮破纸片轮流在众人手里传递过去,而每个人看过之后脸色都变得非常苍白。纸片上的繁体字基本都能认识,不过组合在一起之后就没几个人能看懂这篇告示的内容了,但这根本不重要,因为在告示末尾,清清楚楚标明了一个年号。

这个年号,在中国历史上可谓大名鼎鼎,哪怕再不通历史的文盲小白,也肯定明白这个年号对中国,对汉人,对整个华夏民族所代表的涵义。

大明崇祯二年己巳!

字体: 字号: